快速导航×

他放弃千万高薪归国造天眼,让我国领先世界20年,离世时无人问津 2021-06-22 19:43:00135

人生只为一事来,中国旧一代的知识分子大多有着浓厚的家国情怀,这种情怀令他们将人生价值附丽于祖国的前途命运上。让他们将个人的分量置于国家天平上衡量,为这份家国情怀,他们可以历经几十年殚精竭虑的日子与无数次失败。

五十年代归国的钱学森如此,今年五月初去世的袁隆平、吴孟超是如此,南仁东也是如此。他曾为国放弃高300倍的高薪,让中国领先世界20年,为那一句“咱们也建一个吧”付出了一生。

他放弃千万高薪归国造天眼,让我国领先世界20年,离世时无人问津 (图1)

1945年2月19日,南仁东生于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在他出生六个月后日本投降。等到他六岁开始上学时,解放战争也已圆满结束,相对来说他出生在一个恰好的时机。他从小就读书格外认真,用现代的话来说便是别人家的孩子,屡屡得到学校表彰。1963年,南仁东高考成绩平均98.6分(百分制),顺利夺下吉林省理科状元称号。

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进入清华大学无线电系,1968年7月毕业,不过遗憾的是他并未继续深造或投入研究中。而是蹉跎了十年的岁月,好在十年后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他重新回到中科院研究生院深造。导师为中国现代天体物理学奠基者之一的王绶琯,南仁东跟着他,一路拿到了硕士和博士学位。

期间从1984年开始,便已经在使用国际甚长基线网对活动星系核进行系统观测研究,并取得不小的成绩。完成了欧洲及全球网十余次观测,首次在国际上应用VLBI“快照”模式,取得丰富的天体物理成果。VLBI混合成图达到国际最高动态范围水平,建立中国相关后图像处理中心,使八十年代中国进行VLBI数据分析成为可能。

待研究生毕业后,南仁东开始了世界之旅,荷兰、日本等等。不少国际领域的科研项目,便是在世界之旅中完成的,人才不管在哪儿都很受欢迎。许多天文学科研项目,都邀请他去主持,不少还开出了天价工资。最多的一个,一天便能达到他在国内一年的工资,相当于三百多倍。但南仁东都一一拒绝了,因为他的心中还藏着一个梦想,中国人的星空梦。

当时的中国,并没有一个大口径射电望远镜,国内天文学家想要天文数据就得去国外引用或是借。找人借东西的难处,相信不少人在生活中也体验过,有时候求是求到了观测机会给的时间却非常少。找别人借,总是不如自己有的好,因而中国科学家们都希望有自己的先进射电望远镜。

1993年,在日本国际无线电科学连联盟大会上,不少科学家提出在全国电波环境持续恶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听到这个消息,南仁东跟同事们说:咱们也建一个吧。这在当时难度很大,很多人都认为不可能,可南仁东在第二年便提出了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概念。并开始为这一概念奔走,走遍中国西南地区,不断对比。

时间长达十二年,一面选地址,一面想办法筹集资金。2006年,在中科院会议上,他激动的问:FAST到底究竟能不能立项?我们这些人不为名利,甚至可以自掏腰包只是为得到一个好的结果而已。这番话戳中所有在场人的心,好在提案最终通过了,2016年9月25日中国天眼在贵州省平塘县的喀斯特洼坑中落成启用。

FAST落成后便成了世界第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与此前第一大相比观测能力提高了十倍,并在未来二十年至三十年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它承载着南仁东等人二十余年的心血,但在天眼建成前夕,南仁东的身体已经出现了问题。天眼建成时,他是拖着病体去看的,2017年9月15日72岁的南仁东无憾离世。

大师离世却鲜为人知,当时各类新闻占据了头版头条,比如说《战狼》热映、某某某出轨等等。更为可惜的是,在南仁东去世前两个月,他已经被定为2017年度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南仁东去世一年后,他被授予“中国天眼”主要发起人和奠基人,两年后得到“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